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

轻信重金求子被骗

“重金求子”骗局还有人信?偃师一男子被骗15万!

基本案情

2015年4月22日,偃师市居民王某接到一通自称是香港25岁富婆的电话,电话中对方称自己老公丧失生育能力,而公婆又急需后代继承家族财产,若王某能成功使其怀孕,将补偿200万元,王某听后怦然心动,随即表示愿意帮助对方怀孕。该女子声称“重金求子”需要签订协议并需律师公证,需王某先汇款1000元公证费,王某随后向该女子汇款1000元。次日,该女子称已经乘机到达偃师某酒店,要求王某到酒店与其见面。王某到酒店门口后,该女子来电称需要公婆同意为由,让王某再汇款3万元表诚意,王某见状不假思索又向该女子汇款3万元。后该女子又以需丈夫同意并将补偿款追加到250万元,继续诱骗王某不断向其汇款。汇完款,该女子以种种理由不与王某见面。

同年7月12日,王某又被自称台湾的富婆,用类似的电话诈骗手法诱骗其钱财。王某受骗2次共计15万余元。

王某被骗后,警方一举打掉以毛某(另案处理)为首的“重金求子”诈骗团伙。该诈骗团伙分工明确,其中被告人吴某系在毛某指示下将部分账款转入自己的两张银行卡,并通过银行ATM机将赃款取出交给毛某。

裁判结果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吴某明知是诈骗所得赃款,仍伙同他人帮助取现、转移,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吴某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积极弥补受害人损失,依法可从轻处罚。依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被告人吴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法官释法:

“天上不会掉馅饼”,贪财好色终受骗。本案中,受害人王某轻信“重金求子”的谎言,在贪欲的支配下先后2次给诈骗犯汇款,最终导致上当受骗。被告人吴某明知是他人诈骗钱财,仍伙同他人帮助取现、转移,虽然其没有直接占有赃款,并对自己的行为万分后悔,但其行为仍构成犯罪,应受到法律的惩处。

转自综合

轻信重金求子被骗 都是贪财好色惹得祸怪谁呢

近日,一则男子轻信重金求子被骗18万的新闻引起网友的关注,网友纷纷称这骗局如此老套,为何还会有人上当受骗。而让人意外的是,该男子被同一骗术骗了2次。而且两次的骗局几乎一模一样。两次被骗受害人总算如梦初醒,再也不敢相信“重金求子”的把戏了。他直言,是贪婪和愚昧害了自己。

轻信重金求子被骗

女子告诉张斌,她已经结婚,老公是香港富商,她是上海人,前些年老公因车祸导致不能生育,所以想通过张斌“重金求子”,让她圆做母亲的梦想。张斌十分疑惑,为何找到他呢?但是在美女的一再解释下,张斌慢慢开始动摇了。

“她说定金50万元,事成之后给100万元。”张斌坦承,因为自己在一家企业工作,一家人生活较拮据,他对这100万元十分动心。

来济不见面要了他12万

在考虑一个星期后,张斌答应了美女的请求,并沉浸在他美丽的幻想里。成功“俘获”张斌的心后,没多久,女方便称,“已经来济南,住在济南一酒店中。”但是女方就是不跟张斌见面,而是让他一次次打钱。

美女给了张斌各种理由,比如先是体检费,张斌汇款2000元,接着又说要开定金支票,需要到银行激活,要钱打点银行员工……各类借口加起来将近10种,而张斌却没有丝毫怀疑。从1000元、2000元、再到15000元、20000元,张斌前前后后给美女汇款12万多。而这个过程加起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中秋节他只好到处躲债

但是令民警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警方想方设法寻找线索时,张斌再次被骗了。“第二次被骗6万元左右,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手段。”济阳县公安局民警介绍。

张斌介绍,“重金求子”之事妻子一直被蒙在鼓里,被骗的18万元全是他以各种借口从朋友、同事、亲戚那借来的,现在大家天天催着他还债,而他又无钱归还,十分尴尬。

事情发生后,济阳县公安局技侦大队与刑警大队民警均亲自赴江西进行调查,但案件依然没有结果。眼看别人家中秋团圆快乐,而张斌的中秋节,恐怕要在担心和难过中度过了。他直言,是贪婪和愚昧害了自己。

轻信“重金求子”的骗局 男子被骗后还以为骗子有苦衷

“宋太太的丈夫最近一直在家,所以不是很方便,你再等等我们会通知你的……”日子过去了大半年,小吴也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12月10日,他决定再打电话询问,发现对方已经把自己拉黑了。于是,小吴打电话报了警。

应聘时,经理告诉小吴,对方是有钱人家的阔太太,因为一直没有怀孕,想要借种生子,并给小吴看了阔太太的照片。经理表示,阔太太只要男方身体健康,别的没有要求,所以需要小吴提交自己的体检报告。

小吴不假思索缴纳了500元的体检费给经理,并跟随对方去了秦淮区某医院体检。没过多久,经理告诉小吴体检合格,因为对方是有身份的阔太太,小吴是以私人助理的名义伴其左右,要有配套的衣服。于是,小吴缴纳2300元服装费后,对方让他回家等消息。

小吴报警后仍然不觉得对方欺骗了他,反复向民警询问,是不是对方有难言之隐?

无独有偶,12月12日,一名男子王某向栖霞警方报警,声称应聘女老总私人助理被骗。原来,王某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招聘启事,招聘一名女老总的私人助理,只要拎东西陪出差,年薪30万元,无任何学历、长相、身高的要求。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警方提醒

打工师傅轻信“重金求子” 落连环套被骗40多万

字号:

“我最近被骗得稀里糊涂,现在非常后悔和自责,朋友都催着我还钱,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近日,河南人朱师傅致电党报热线诉说连日来的苦闷。今年过年后朱师傅来到安吉县打工,不曾想,才上了4个月班,却在一个多月时间里被一位素未蒙面的“美女”骗走40多万元,更让他懊恼的是,这些钱大部分都是借来的。

朱师傅称,就在4月初,闲来无事的他在一份周刊报纸的最下角处,看到一则“重金圆梦”的广告,大致的内容是:李凡, 29岁,嫁新加坡富商,婚后多年不孕,丈夫先天不育,与夫痛下决定寻一健康男子圆有孩之梦,通话满意速汇定金80万元,有孕100万元重酬。

看到这则广告,朱师傅当时就眼睛一亮,想着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就这样落到他的头上。“我想报纸上登的肯定是真的,而且上面还有公证审核呢。”朱师傅说,一心想着这回遇上桃花运又能赚大钱的他并不清楚所看到的这份所谓的报纸是一份非法出版物。

面对180万元的诱惑,朱师傅心动了,于是便按照上面留下的电话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对方自称是李凡,声音甜美。朱师傅与她聊了几分钟后,对方称电话费快没了,朱师傅可以先给她充200元话费以表诚意,方便双方继续聊。闻言后,朱师傅想也没想立马给对方充了200元话费。

4月8日,李凡给朱师傅打来电话,要他汇4000元律师费,有责任律师会承担。“我来安吉还没站稳脚,没有那么多钱,就向朋友借了一笔钱汇了过去。”朱师傅说。

4月10日,李凡又打来电话,称她对朱师傅很满意,要给他汇80万元定金,但是需要朱师傅自己先出4万元手续费。听了这话,朱师傅当时心花怒放,立马想办法向亲朋好友借钱,当天就兴冲冲地把钱汇了过去。

4月12日,李凡再一次打来电话说,她和一个小姐妹一起来了安吉,就住在县城的百汇大酒店。这下朱师傅更为激动了。不过,李凡提了一个要求,希望朱师傅能给小姐妹一个1.88万元的红包作为见面礼。朱师傅心想,立马就到手巨额酬金,包一个红包也不为过,就又借1.9万元钱汇了过去。

4月17日,朱师傅接到了一位自称是李凡丈夫的电话,说李凡身上戴了很多金银珠宝,担心她的人身安全,要朱师傅先交5万元押金。一心想着酬金已经快要到手了,朱师傅并没有产生怀疑,就再一次照做了。

4月20日,李凡的丈夫再次来电,称要到庙里去弄“求子佛”,需要20万元。这可不是一笔小钱,但已经深陷180万元的酬金美梦的朱师傅咬咬牙花了半个月时间东拼西凑集齐了20万元,再一次汇了过去。

5月17日,李凡的电话打来了,称手续基本办好了,最后只需要办理一份同居证就可以了,不过办证还需要18万元。“当时我只借到10万元。”朱师傅说,对方就说那就先交10万元。

宿迁一老汉轻信“重金求子”短信 被骗24万元

张大爷老婆早年去世,现今儿女都已成人,自己独自生活。由于早年曾做生意,他手中有不少积蓄。

今年初的一天,张大爷打开手机看到一条短信:“本人家住香港,今年32岁,丈夫因车祸致残,失去生育能力。为继承庞大家业,经夫妇协商同意,特寻异地健康男士圆自己母亲梦,事成给200万元酬谢。来电本人亲谈,通话满意即付订金20万元。本广告已公证,由金凤律师事务所代理,该女士已交保证金80万元,如违约由金凤律师事务所承担法律责任。工商号:3039108,公证号:085869……”

张大爷的弟弟张先生获知哥哥到处借钱,询问用于何处,老人神秘兮兮就是不说。从老人子女处也没有获知任何信息,张先生猜测哥哥可能受骗。今年3月初,张先生将哥哥带到当地派出所,张大爷这才吐露实情。让人可笑的是,张大爷此时仍对此事深信不疑。

当地派出所经过缜密侦查,最终锁定实施诈骗的嫌疑人为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人。经进一步查实,该县一个村庄大多以重金求子为诱饵实施诈骗。经过半个月蹲守,前不久最终将嫌疑人抓获归案,并缴获一辆轿车。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轻信重金求子被骗 2次被骗18万

自从徐玉玉诈骗死亡后,全国接连曝出各种行骗手段,撒贝宁、熊黛林也相继接到诈骗电话,更有媒体揭秘电信诈骗九大新套路,提醒市民们谨防上当受骗。但骗子诈骗招数也在不断“进步”中,仍有不少人会上当受骗。

来自山东济阳的张斌(化名),就因为轻信重金求子的诈骗短信。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先后被对方以相同的手段骗了2次,共18万元,如梦初醒后的他追悔莫及。

对方称她是上海人,老公是香港富商,前些年老公因车祸导致不能生育,所以想通过150万元求子”,让她圆做母亲的梦想。听闻这个消息后,令张斌心动不已,随即答应。

一个星期之后,对方称要与张斌见面。女方称,“已经来济南,住在济南一酒店中。”但是女方就是不跟张斌见面,而是以各种理由让他一次次打钱。比如先是体检费、开定金支票、激活银行卡打点银行员工……

发现被骗的张斌立即报警,济阳县公安局技侦大队与刑警大队民警均亲自赴江西进行调查,但案件依然没有结果。而令民警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警方想方设法寻找线索时,张斌却再次被骗。骗子以一模一样的手段骗取了张斌6万元。

张斌称,被骗的18万元全是以各种借口从朋友、同事、亲戚那借来的,家人也一直被蒙在鼓里,现在无钱偿还债款,只能每天躲着债务人。他直言,是贪婪和愚昧害了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政行业网 » 轻信重金求子被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