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

赵克罗

作者|张楠茜 祁彪 刘思洁 李游

编辑|段文 卢伊

7月21日早上5点,郑州天色已亮,市民段先生与妻女仍然困在地铁5号线姚砦站里,他们身边是上百名共同滞留在地铁站里过夜的乘客。

市民赵克罗则困在单位过了一整夜没吃没喝。他所在的郑州东区商鼎路的写字楼下,马路大量积水且深,很多汽车抛锚。21日早上八点他终于回到家,但家里已经停水停电。

今天早上五点段先生被困的姚砦地铁站

过去的一天——7月20日,河南省遭遇极端天气,尤其郑州市降水量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 数据显示,仅20日16-17时,郑州降水量一小时高达201.9毫米,创下中国陆地小时降水量极值。暴雨导致郑州市常庄水库、郭家咀水库及贾鲁河等多处工程出现险情,郑州市区出现严重内涝,造成郑州市铁路、公路及民航交通受到严重影响。

经历过2012年北京7.21暴雨的李源,没想到自己会在北京暴雨9周年的前一夜经历郑州7.20暴雨。北京那场暴雨最终官方统计数据为77人死亡。

天气预报显示,郑州本次强降水将持续到22日才会结束。

地铁惊魂夜,见证形形色色的人性

郑州官方目前公布的市区12人死亡,全部是5号线地铁积水导致。暴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5号线地铁海滩寺站和沙口路站之间的隧道里列车被淹没,后经各方救援,共疏散解救出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

段先生在7月21日早上看到上述新闻通报时,感到真实的恐惧。因为他们一家三口同样被困5号线地铁,他们距离发生死亡的海滩寺站只有4站距离。

段先生7月20日白天和妻子一起陪女儿去参加网球比赛,由于大雨,下午他们乘地铁回家。他们乘坐的5号线外环行至姚砦站时,已经得知前方站点(海滩寺站)被淹,但列车仍出于技术原因,继续行驶至下一站点省人民医院站,停顿片刻后又退回姚砦站,并宣布彻底停运。段先生一家以及上百名乘客,就此被困在地铁站里。

昨晚六点郑州姚砦地铁站

当时由于不知道晚上几点能到家,段先生就在网上找附近酒店入住,但房间紧缺,迟迟未确认。后来订上的宾馆距地铁站一公里多远,走不过去,只能与数十上百人共同滞留在地铁站里过夜,席地坐卧休息了。

被困的十几个小时里,段先生看到楼梯变成水帘洞,亲眼目睹有人在地铁站内撕心裂肺地哭喊,请求去救救她失联的被困车厢、水淹到腰的女儿……形形色色的人物性格清晰呈现。

有人激烈抗议站方指挥失误、不负责、无爱心;有的人则气定神闲玩手机置外物若罔闻。有人英雄救美,冒雨来接女孩;地铁站附近个别住户甚至几次三番趟过齐腰的水进入站内,帮滞留乘客代买食物等。

段先生看到有位胖哥们儿光着膀子,穿大裤衩子,浑身净湿,却神态自若,看样子像是游泳游过来的。有位大姐只穿了一只鞋,啪啪在地铁站里走。

20日午夜,地铁车厢已清空,工作人员带领滞留群众上厕所,确保没人停留在候车处或车厢上,还发放饮水,躺在车厢里的人也转移了地方,大厅内调暗了灯光,仿佛列车候车室。

由于缺水缺电,站内休息的人们各显神通,有人拿广告板当床,也有人坐在防汛沙包上来隔绝寒气。段先生一家因为之前准备网球比赛,所带补给较为齐全,在安全无虞的情况下不算难挨。

21日凌晨2点,似睡非睡休息了一会儿,段先生听说外边还在下雨,但积水有所下降。早上6点,地铁站里出现了救援的工作人员,身着黑衣黑裤,气氛严肃,告知大家需要转移,说外面的积水还很深,(水淹)男同志到大腿根儿,女同志,那就到腰了。

工作人员称,可以从A2出口转移到附近一家酒店,大家可以跟着走,也可以自行转移。有一位女士情绪激动,要求派人送她回家或者将其孩子接来。站方表示要为每个人负责,目前能提供的就是安全的场所,请她打110或找社区办事处求助。

此时的地铁站大厅里,角角落落都有人。不光是滞留群众,还有地铁工作人员,包括那些平时安检你的人。有些群众睡觉时撑着伞遮着自己,好像海滨度假,大概能在心理上增加一些温暖和安全。

多地停水停电,饮水方便面一抢而空

郑州市民赵克罗告诉记者,他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的雨。

他回忆称,郑州这场雨从7月19日就开始下,20日又下了一整天。

20日当天中午下班时,雨特别大,12点左右开车从黄河路到榆林路、龙岩路,路上已有积水但是不深,还没到轮毂。

他所在的商鼎路的和顺写字楼位于郑州东区,是个新区,比起老区建设条件会好一些,但马路上也有很多积水。

赵克罗被困朋友办公室

赵克罗认为,如果气象预报能预报准,20日完全应该放假的,大家待在家里,储存食物和水,应该没问题。

由于办公楼车辆不让出车库,虽然出车口放了沙袋,但是地下二楼已经进水了,让车都停到底下一层了。很多路边的车也抛锚,一闪一闪地亮着单个尾灯。

20日晚8点左右,赵克罗下楼看路况,发现积水很深,没法走也没法开车。周围很多人在小超市买水和方便面,没想到已经卖完了。

他本想找附近酒店过夜,上网一查全都满了。又叫滴滴,显示排队一两百人,而平时几乎不用排队。

接近21日凌晨时,赵克罗还没吃上饭。他见楼下没有路灯,但水下去一点了。家里人打电话来说晚上断电了,家里人都回去了。

赵克罗被困朋友办公室

我们城市的预警措施到关键时候没做好,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完全应该告诉大家放假、停运。雨从今天中午开始加大,就算今天下午通知也来得及,完全有时间。赵克罗看到朋友圈才知道此次降雨如此惨烈,这么多生命财产的损失,(说明)城市管理水平还要提高。

同样被困单位的还有市民李女士。

由于郑州一直在下雨,7月20日早准备出门上班时,她一直没能叫到滴滴,只好下楼在小区门口的公交站牌处一边叫车,一边等公交,一边等来往出租车。

当晚快6点时,李女士准备下班回家,发现办公楼台阶上站满了人,台阶下水已漫过脚踝,水里还有两三个人走向停着的车辆。

李女士以为水不深,就试着向不到100米外的门口走去,行至一半,水已淹至膝盖。勉强走到门口,她被警卫拦下说,这个水量出门就会被冲走。李女士起初不信,警卫就让她向对面走走看,仅一二十米的距离,就走得摇摇晃晃,水淹到了大腿。

李女士问旁边还在水里观望的男士,对面水深不深,对方称只深不浅。李女士只好退回单位,和一些同事一起在单位过夜,所幸水和食物还备了一些,可以救一下急。

7月21日上午,赵克罗告知记者:我刚扛了一箱水,爬十九层楼到家,一场大雨就停水停电,电梯也没电,很多车抛锚在路上,十几公里的红绿灯全坏了!小区都在抢超市吃的喝的,超市没电没法结账,只好先记账,小区内的超市挺好。

赵克罗次日回家路上路况

地面交通基本瘫痪,有大巴车被困水中,部分乘客涉水

暴雨也冲击了郑州地面交通系统。

郑州公交车某车车长任聪强告诉记者,7月20日早上四点半出车时,一些路段已经出现积水,六点半其经过中原区万和城时,就发现当时路面积水最深时已经达到了30厘米,7点钟其经过科学大道时,已经有积水,大致在早上9点抢修人员疏通了下水后此处的积水被清理,但到了10点30分水又堆积了起来。

20日凌晨4:30分,公交车司机任聪强已经在路上看到积水

早上9:05,某网约车公司负责人朱天接到通知,要求所有网约车公司不再接单派单停止运营。另一位公交车司机何志青告诉记者,其在20日下午2点左右,便被困在科学大道上,当时积水已经有一米四高,他不得不找一个高地停止了车辆的运营。

16点10分,公司通知所有司机原地等待。后总共有六七辆此线路的车因此处积水不得不停滞在科学大道。

7月21日凌晨2点,车辆还都在高地避险,有一辆车还被困在积水中。何志青车上的十多名乘客在得知车辆因积水不得不停止运行后,陆陆续续都离开了公交自行回家,其车上还有两名女生在避雨。

郑州市通站路紫东路交叉口隧道口(长江路十里铺转盘处),一辆去南阳镇平的大巴车内被困30多人,后面被冲来的车辆顶住,前方就是隧道,水流特别急,两边两辆公交车里均有人。

7月20日晚上11点,在外地帮忙联系救援的小党告诉记者,已经有部分乘客涉水,被旁边小区和个人的救援车救下来了。他个人没在现场,目前车上几个联系救援的手机都已经没有电了,只能靠他联系,有车正在陆陆续续过来还要打电话,匆忙挂了电话。

当天下午1点,郑州企业家高总从郑州乘车去新乡时,高速公路还没封闭,下午5点左右开始往回走,雨断断续续一直没停,高速路已经封闭了。他看到高速公路两边的田地里,低洼的地方已经是一片汪洋。

下午5点50左右,车辆行驶至郑州东四环附近时,车内开始进水,随后熄火了。当时他和司机判断立刻下车,下车后,水已经淹到了大腿。

周边还有四五辆车也都熄火了,几辆车的乘客互相帮忙,把车推到相对高的地方,但是不敢再打火,怕发动机坏了。

高总已经好多年没遇到过这种极端天气了,他在网上叫出租车回到市里,本来想回家,但是看地图,几乎每条路上都有低洼的积水点,下穿隧道之类,路都走不通。后来就想办法找宾馆,一直找到午夜,从七星级宾馆到客栈都没找到。

他的妻子打电话说,家里也停水停电了,估计是暴雨把供电系统破坏掉了。

21日凌晨12点多,公交车司机何志青和其它司机所滞留处积水最高达1米四左右

7月20日一整夜,高总、司机、出租车司机三个人被困在车里,路上周边已经没人。他们准备等雨彻底停了,水自然消退了,再想办法回家。幸好随身携带了充电器,手机还能用一阵。

7月21日上午,高总告知记者,他于凌晨4:30安全回到家,但现在水、电、网络暂时仍未恢复。

曾亲历北京7.21和武汉疫情封城,万幸每次都平安度过

河南焦作人李源看天气预报,提前两天已经知道了郑州将有特大暴雨,但他本人经历过2012年的北京特大暴雨,所以开始时并没有太当回事。

7月19日白天郑州没怎么下雨,到了晚上七八点钟以后,雨开始越下越大,一晚上几乎没停。

20日早上出门的时候,一些路段的积水已经没过膝盖了,但是经过一天的疏通,单位楼下的积水已经慢慢变少了。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风雨越来越大,单位就通知同事都尽早回家。他于是同往常一样乘坐地铁1号线倒5号线回家。

乘坐地铁1号线行驶到郑州东站的时候,隔着车窗可以看到郑州东站多个地段已经有了大片积水,因此地铁在郑州东站就没有停,所以他就没有换成5号线。

地铁继续行驶到紫荆山站准备换乘2号线的时候,随后有朋友给他发微信说2号线有地铁站被水冲了,变成水帘洞了。此时地铁工作人员通知说2号线已经停运了,让所有人都离开地铁站。

此时紫荆山地铁站还没有积水,但是朋友圈里已经陆续有人在发很多地铁站已经积水了,有的视频里看着积水还很严重。

从地铁站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晚上六点左右了,雨越下越大,李源顺着马路往南走,到达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路面的积水特别深,几十辆汽车都已经熄火泡在了水里。

犹豫了一下,李源最后决定硬着头皮蹚水往前走,希望能够赶回家。此时水流已经很急了,人都无法站稳,大家都互相搀扶着一步步往前走。

往前走了大概五百多米,水慢慢变浅了,差不多到脚脖子的位置,但是继续往前,要穿过一个火车涵洞。

到达火车涵洞的时候,李源发现整个涵洞基本上都已经被水灌满了,水面几乎和涵洞顶部持平了,连只鸭子都游不过去。

此时涵洞旁边已经聚集了几十个要过涵洞的人,不知是谁提议说附近菜市场那还有一个涵洞,可以去看看能不能过。

到了另一个涵洞,基本是同样的情况,眼看回家无望,李源就到附近找了个饭馆吃了些东西。此时不少外地的朋友开始陆陆续续给他打电话,询问状况,他给大家都报了平安。

回家无望之后,李源准备找个酒店将就一晚,但是打开相关软件发现,方圆五公里内的酒店不但很多原来一二百一晚的酒店都涨到了五六百,而且都已经满房,很多酒店的前台也已经滞留了很多人。

没有办法, 李源只好四处寻找可以过夜的地方,最后落脚在了一家医院的大厅里,里面滞留了大概七八十人左右,情况还比较稳定,因为这边积水不是特别严重,饮水和食物都可以在路边的商店饭馆购买。电话询问了一些朋友同事,也都比较安全。

李源告诉记者,因为工作缘故,他曾经先后在北京和武汉上班,说来也是挺巧的,北京7.21我赶上了,去年一月份武汉因为疫情封城我也赶上了,这次暴雨又赶上了。万幸的是我都平安度过了。

郑州暴雨救援实况:外省力量正在集结,本土救援电话一直占线

由于事发突然,郑州应急救援能力稍显薄弱。为此,驻郑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消防部队共计2万余人已全员出动,分布在黄河大堤、常庄水库、尖岗水库等重要区域。许昌、驻马店等地驻军与武警部队的援军也已在路上。

记者获悉,7月20日,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发出了《预集结命令》,要求河北、山西、江苏、安徽、江西、山东、湖北省消防救援总队迅速集结,做好赴河南执行抗洪抢险的任务准备。

集结命令

这份《预集结命令》对各省消防救援总队应出动指战员和舟艇做了部署。

其中,河北总队200名指战员、30艘舟艇,山西总队200名指战员、30艘舟艇,江苏总队300名指战员、40艘舟艇,安徽总队300名指战员、40艘舟艇,江西总队300名指战员、40艘舟艇,山东总队200名指战员、30艘舟艇,湖北总队300名指战员、40艘舟艇。

据统计,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总共部署了1800名指战员、250艘舟艇。不过,具体出发和到达时间,目前暂无消息。而广大市民遇到的突发情况,则迫切需要救援。

7月21日凌晨,各大媒体公布了河南全省救援电话汇总,这些救援队伍几乎全是民间救援。

其中,郑州5支、开封3支、洛阳3支、平顶山三支、安阳4支、鹤壁2支、新乡2支、焦作2支、濮阳4支、许昌5支、漯河5支、南阳3支、商丘3支、信阳5支、周口5支、驻马店8支、济源示范区2支。

里面名气最大的,则是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排在电话汇总首位。因为求助者众多,队长牛振西的手机一直处于占线当中。

郑州红十字义务水上救援队队长收到的部分求助短信

20日20点45分时,牛振西带人前往郑州地铁5号线某站点期间,仅一会儿工夫就接了几百个电话,导致很多人的电话打不进去,大家只能纷纷发短信求助。

到了21点14分,牛振西到达救援站点后,发现各个地铁口都锁着门,导致救援人员无法进入。着急的牛振西在朋友圈发视频喊道:我们进不去,消防队的也进不去,都找不到门,请哪位朋友指点下。

还有的救援队更尴尬。比如,郑州红十字蓝天救援队有两辆车,因在东三环莲湖路泡水时间太长导致发生故障,车辆上面的折叠船和救生衣无法运送,他们也陷入救助困局。

而媒体公布的所有救援电话,在7月21日凌晨时几乎都占线,还有的处于关机状态。

除了救援队外,有的郑州市民已开始行动起来。例如,在大学路航海路口南300米航院门口南20米路东,有5个面包店表示可以每天为被困人员和一线执勤人员提供500-800个面包。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规模的救援人员进驻前,郑州目前缺乏防汛物资。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张萍表示:现急需防汛装沙的编织袋,有知道生产厂家的请立即与我联系。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朱天和李源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观象台】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政行业网 » 赵克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