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

陈苏阳

海龟博士陈苏阳身患癌症之后,选择了一个人战斗。他瞒住父母在南京办起了考研补习班自救。班上的女生刘欣是比他还可怜的倒霉虫,母亲身患重病,自己连生活都难以为继。为了帮助这个上进的女孩,陈苏阳不止没有收取刘欣的学费,还经常补贴一些生活费给她。有一天,这个身患绝症的海龟发现,自己连命都不要的善举,却是一场骗局。他该怎么办?生命是否还能出现转机?

要命的善举:患癌海龟帮扶救母女生

陈苏阳,出生于1986年的江苏连云港。父母都是机关干部。2008年他从西安理工大学毕业,考取了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生物工程专业。辛苦六年,花光了父母一生的积蓄。2014年5月,他博士毕业回国了。不久,他应邀参加常州一家科技公司的面试,可就在签约前夕,他却被医生查出患了肾细胞癌,而且是中晚期。医生断言:陈苏阳顶多还有一年的时间...

淅淅沥沥的雨里,陈苏阳像一个傻子一样走在路上。父母积聚了一生的心血,供养自己,可是自己还没有绽放的青春难道就要这样消逝了吗?人生从此进入倒计时,他实在心有不甘啊,更不忍心让父母从此担惊受怕。陈苏阳走了一整夜,他想清楚了,自己一定要吞下命运的苦酒,战胜病魔,准备单枪匹马去孤军作战。

想要活下去,那么第一件事就是一定要有生活来源。陈苏阳决定利用自己曾经辉煌的学霸经历,创办一个研究生补习班,辅导在校大学生参加国内研究生考试,他把办公地点选在了南京江宁大学城。

陈苏阳的决定遭到了父母的反对。陈父几次三番来南京,逼迫儿子找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陈苏阳自知自己情况,坚决不肯改变主意,陈父只好无奈作罢回去。在同学和朋友的帮助下,陈苏阳挂靠在南京江宁大学城的一个培训机构开始招生。

和陈父预料的一样,仅凭一个名校海龟生的资历,一开始他根本招不到生源。陈苏阳索性做出了包通过的承诺,报名时先交2万元学费,笔试通过再交2万元,复试通过交余款,录取不了全额退款。很快,他通过这个方法招到了16名学生。这其中就包括一个叫刘欣的女孩。刘欣22岁,刚从江南大学毕业,她考研的目标是国内的985名校。

要交钱的时候,刘欣怯怯的恳求陈苏阳:老师,我可以延迟一个月交学费吗?我是单亲家庭,我妈病了,等我妈病好了我再...尽管自己也是急需要钱治病,可是心软的陈苏阳看着楚楚可怜的刘欣还是答应了。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刘欣带陈苏阳去自己所住的房子介绍母亲施钟梅给他认识。施钟梅对陈苏阳感激不尽,还给他看自己的乳腺癌的报告。

陈苏阳辅导的方式是一对一。在给刘欣补习了几次之后,他发现刘欣非常适应他的辅导方式,效果不错。2014年8月中旬,这天上课刘欣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上课也不在状态。陈苏阳耐心追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刘欣竟然大哭起来。陈苏阳最怕女生哭泣了,说道:有什么难处,和老师说。刘欣啜泣了好一会儿说道:我妈又要化疗了,我正在到处借钱,有人愿意借钱给我,但是要求我拍裸照抵押...陈苏阳听后十分震惊,他侠气顿生:用这种方式借钱太荒唐了,你需要多少钱,我先借给你!

当时陈苏阳已经收了有二三十万的学费,那是他自己的救命钱。可是他怕刘欣走上歪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自己先借给他。刘欣一再推辞:不行,我本来就还欠着学费,我还是想别的办法!陈苏阳主意已决:我愿意。你把卡号发给我,我今天就给你转过去。你要是想感谢我,你就专心把研究生考上,把学费补齐给我。

刘欣泪流满面的接受了陈苏阳的两万元借款,她当面打下了借条,并按照陈苏阳的要求,承诺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再去裸贷。

补习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陈苏阳每天除了日常服药之外每个月要住院4天进行化疗。为了不影响学生的学习进度,他只好给刘欣打电话让她代替自己布置作业。两天后,他稍微好转就又开始上课。刘欣看出老师脸色发黑,关心的问:老师,你是不是生病了。为了掩饰,陈苏阳谎称自己得了重感冒才好。

不甘心的追讨:倾心付出的背后是骗局

当晚,刘欣给陈苏阳送来一壶姜葱白茶,说这是她妈妈特制的感冒秘方,陈苏阳的心里暖暖的。

2014年9月底,高数课学习告一段落,在模拟考试结果后刘欣比其他学员高出了一大截。陈苏阳对她非常满意,还把她列为学习模范对象。

然而,没多久,刘欣又愁眉苦脸起来。陈苏阳主动问道:是不是又需要用钱了?我再借两万给你,够吗?刘欣连连摇头:真的不用,我自己想办法。陈苏阳二话没说直接给她转去了两万元。刘欣万分感激,又主动给他打了借条。为了让刘欣安心备考,只要确定是她母亲治病需要钱,陈苏阳都会主动去帮她。到硕士统招开考前,陈苏阳前后一共借了12万元给她。这些,全部是他自己救命的钱。

2014年12月27日,刘欣考试完毕。她兴冲冲的给陈苏阳报喜:发挥的很好,笔试必过。当时,陈苏阳正在做化疗,痛苦难当,无法说话。只好让护士帮忙回复了一个信息:好好准备复试。2015年12月17日,刘欣顺利通过山东大学笔试,其他学生也都超过了报考院校的面试线。

春节一过,陈苏阳的治疗费快花完了,学生们如约缴纳了笔试后的两万元,他又进账了一笔钱。刘欣依旧没有交钱,陈苏阳也没好意思催。面试前,陈苏阳专门雇请了一些大学教授,专门对学生进行应对面试为主的复试辅导。4月初,刘欣如愿以偿,被山东大学录取。加上其他学生一共有10人被录取。这意味着有60万元的进账,保证能继续治疗下去,他舒了一口气。

接到喜讯,刘欣一点儿也不高兴。她一再和陈苏阳说道:我妈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去上学啊。那含泪可怜的模样,让陈苏阳一阵怜惜,他情不自禁的说道:没事,你别担心,到时候我帮你一起想办法。刘欣没说话默许了。

2015年6月一天晚上,陈苏阳的电话响了,是刘欣打来的。他接通后喂了几声一直没有人应答,只听到电话另一头有两个女人在对话。对话的是刘欣和她母亲施钟梅。只听见刘欣哭着说:你让我怎么办?我借了陈老师12万元,培训费一分钱没给人家,我怎么还能再问人家借钱?施钟梅说道:我不逼你了,我等死,不医了。

听到这段母女俩关于生命的惨烈对话,陈苏阳心深深被触动着。他悄悄地挂了电话。第二天他默默的给刘欣转去了四万元,并给她发去短信说道:你欠我的钱,你别有负担,好好去报名上学,等毕业找到好工作了,再赚钱还给我。

谁知,刘欣立马把钱给陈苏阳转了回去。两个人转来转去弄了两三下。陈苏阳把刘欣约了出来,并把四万元现金放在她面前,刘欣低下了头含泪说道:你傻,你真傻,如果我一辈子都还不了你的钱了该怎么办。陈苏阳一阵黯然,他哪里还敢奢望一辈子。他的生命时刻在风雨中飘摇着。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做点善事又如何。

此前,刘欣几次三番约陈苏阳吃饭都被拒绝了。这次陈苏阳主动对刘欣说道:那你请我喝酒吧。刘欣答应了。在一家酒吧里,两个人几杯下肚后就放开了。她越喝越兴奋,嘴里的话也越来越多。陈苏阳原本是想出来给她鼓励,但是见到她一副买醉的样子,陈苏阳连忙劝阻道:你不要喝多了,回家还要照顾你妈妈呢。

刘欣喝完白酒,又叫来了红酒加啤酒,很快就醉的一塌糊涂了。陈苏阳态度严肃的说道:你可以了,赶快回家,还要照顾你妈妈。刘欣连连摆手:我妈?她只关心我又骗了你多少钱。我妈是我爸小老婆,我爸死了,我是她的摇钱树。她没有得癌症,都是骗你的。陈苏阳开始以为刘欣是喝醉了说胡话。可刘欣哭的像个泪人,还发誓说道:我骗过好多人,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当,只有你傻,相信我。我说的句句属实,如果骗你不得好死。陈苏阳见事情不妙,把刘欣拽出了酒吧,打车送回了家。

一见到施钟梅,陈苏阳就诈她说:刘欣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你明明没有得癌症,却为何要骗我的钱。施钟梅的脸色顿时变了,十分慌乱。很快,她马上镇定下来了,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有什么话等刘欣酒醒了以后再说。陈苏阳明白了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他蛮横的说道:明天必须把钱还给我,不然我马上报警。第二天一早,他赶来刘家,可是不管怎么敲门都没有人答应。给刘欣打电话发信息,全部都被拉黑了。后来通过邻居打听才得知,她们母女只是租住在这里的。

陈苏阳拿着借条,只好去报警。在警方的帮助下打开了刘家的大门,却已经空无一人,屋里所有随身物品都没有了。这才发现她们母女二人已经连夜逃跑了。陈苏阳愤怒之下,悲怆发誓:穷尽生命最后的时光,他也一定要找到她们母女,让她们付出代价。

陈苏阳和刘欣的合照

不纠结的原谅:只要你堂堂正正的生活

在一个警察朋友的帮助下,陈苏阳确定刘欣为江苏常州市人,刘欣和妈妈的名字并不是假的。母女俩在常州市新北区百草园居住了长达十年,直到刘欣13岁才离开那里。

在寻访了刘欣母女的邻居后,陈苏阳了解到了她们的生活轨迹。1990年,刘欣母亲施钟梅刚刚22岁,在常州市一家家具厂打工。老板名字叫刘飞,没多久,长相妖娆的施钟梅就成为了刘飞的情人。1995年,生下女儿刘欣,刘飞承诺,只要生下儿子就娶她,可是没有如愿。于是他把母女俩安排在了百草园的一套房子里,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养尊处优的生活也让施钟梅接受了现状。1998年,刘飞妻子得知之后,大吵大闹,最后刘飞把她们母女二人安排到了南京江宁区居住下来。

2014年5月,刘飞因为公司经营不善导致破产。接受不了的刘飞自杀身亡了。在法院清查财产的时候发现他南京江宁的这套房子,给予了查封。施钟梅母女只好租房子居住这些年。施钟梅早已经习惯了被供养的生活,无法自己维持生计。她去找刘飞妻子讨要属于女儿的财产,却被打了出来。

刘欣居然是二奶的女儿,陈苏阳更加的不值得了。期间他也去山东大学找过刘欣,可是她根本没去报到。

2015年9月,连日奔波,陈苏阳晕倒在街头。在好心人帮忙送医院之后,医生告诉他,他顶天也就半年的时间了。

陈苏阳听到了死神狰狞的笑声,在那份极致的孤独里,他渐渐的放下了对刘欣的恨,甚至他心里开始担心起了刘欣。他想起曾经刘欣的泪水,他认为刘欣是不愿意骗人的,而是被逼的。如果不是刘欣说出实话,自己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想着这些,他那柔软的心又被触动了。

陈苏阳寝食难安,病情一点点加重,他明白再这样下去自己也要没命了。他决定要用特别的方法让刘欣现身,告诉她自己不会再追讨她的钱,只要她以后堂堂正正的生活做人就好了。

陈苏阳在朋友晒出了自己的病例和住院的照片,留言道在自己临死之前只想再见一面自己的初恋女友,刘欣。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屏蔽了亲友。这凄美伤感的朋友圈,被迅速传播。没多久就被刘欣看到了。陈苏阳猜想的没有错,刘飞死后。施钟梅非但没有反省自己做小三的事,反而一直在争夺遗产。因为没有工作维持生计就一直逼迫女儿去骗钱,刘欣不愿意她就以死相逼。刘欣不愿意牺牲色相,所以一直没有成功。直到遇到了陈苏阳她才成功。

见陈苏阳如此真心实意帮助自己之后,刘欣的心里越来越不安。借着酒劲她勇敢的说出了真相。当天晚上回家后,施钟梅告诉她,陈苏阳马上就要去报警了,警察马上要来把她抓走了。在母亲的恐吓胁迫之下,刘欣之后听从母亲指挥,删除所有联系方式,连夜跟随母亲逃走。后来她们逃到云南腾冲施钟梅一个朋友家里。

虽然逃遁了,但是刘欣一直在背后关注着陈苏阳。在看到陈苏阳发出的微信之后,刘欣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骗了一个癌症病人的救命钱。她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她不知道陈苏阳急切寻找自己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回去当面说一声对不起。母亲施钟梅知道后,坚决反对。刘欣决了心说道: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必须要回去。母亲只好退步。

2015年10月,陈苏阳化疗后出现了并发症膀胱炎,情况危急。在医生的要求下他只好通知了父母。父母悲痛欲绝,陈苏阳却神态轻松的安慰道:去年医生告诉我我最多只有一年的时间了,你看现在一年零一个月了都没事,放心,我没事的。

此时的刘欣已经到了南京。她凑了近两万元来到了陈苏阳面前。他一点也不惊讶,平静的说道:你终于出现了。刘欣失声痛哭:对不起。父母进来看到了之后陈苏阳还给帮忙打掩护说:这是我的学生,特意来看我的。这是刘欣更加的无地自容,留在了陈苏阳身边陈苏阳输液时,她就在旁边给他讲笑话陪着他。陈苏阳化疗恶心时,她就跟他比食量。陈苏阳一个病友跟她开玩笑说:你这样会胖成小猪的哦。刘欣哈哈大笑:他重一斤,我宁愿自己重十斤。没人要,我就赖上他。陈苏阳假装什么都听不见。照顾陈苏阳的同时,刘欣开始拼命找工作,死命赚钱。她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双手,赢取生活的尊严。拥有会计资格证的她同时接了六家小企业的账务。为了照顾陈苏阳,累了她就趴在病床上睡觉。到了月底,她一天最多睡两三个小时,打个盹醒来继续做账。

陈苏阳父母十分过意不去。陈苏阳父母认为刘欣爱上了儿子,陈妈妈忍不住说:刘欣多好啊。你怎么总是对人家...刘欣红着脸接过话头说:我和陈老师心里都有对方。陈妈妈百感交集,连忙说:那就好,那就好。刘欣来了以后陈苏阳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一次又一次渡过难关。

2016年初,刘飞的公司被法院拍卖了。在偿还完所有债务之后,刘欣分到了一套130平的房子。刘欣和母亲商量,把房子卖了。给了母亲50万元生活费,剩下了60多万她留作了陈苏阳的治疗费。见女儿如此执着,施钟梅也渐渐醒悟来到南京和女儿一起照顾陈苏阳。刘欣对过去的悔悟和纠偏,也让陈苏阳的斗志越发盎然。2016年6月,他经历过三次的检查都未能发现癌细胞,创造了奇迹。此后陈苏阳出院回到了老家。2016年10月,刘欣赶到陈苏阳老家看望他,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陈苏阳刚刚醒来,他有些恍惚: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刘欣摇摇头: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要一辈子照顾你和你在一起。两颗滚烫的心紧紧贴在了一起。

陈苏阳和刘欣出院后的近照

(为保护隐私,本文所有主人公均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政行业网 » 陈苏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