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

女子为何要辞职照顾母亲?

近日消息,女子辞职照顾母亲患病:现在她是我的孩子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64岁的周作君挣扎着要回去。女儿付钰煌拉住她:“妈妈,我们来跳舞嘛。”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

母亲患病 她辞职回蓉照顾

几年前,母亲周作君开始频频向付钰煌要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付钰煌前后给了母亲10万元。2012年,母亲又说没钱了,她给母亲办了一张卡,存了3万元。之后回到深圳,她接到姑姑的电话:“你妈人可能不对了。”

原来,姑姑向母亲借钱,母亲给了后,又频频给姑姑拿钱。姑姑不解:“为啥又给我钱。”母亲说:“你不是找我借钱吗?”

姑姑觉得情况不对,就给她打了电话。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她还得知母亲把银行卡、身份证和社保卡都送了人。2013年3月,付钰煌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回成都照顾母亲。 领导说,不要着急,等两个月给你在成都分公司协调一个岗位。但她说,等不及了。“我不能想象,患病的母亲没了我怎么办?”

已是高级工程师的丈夫也在她的要求下调回成都,从零开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亏欠了他。”她说。

教母亲洗脸、吃饭、上厕所

付钰煌,34岁,父亲好赌,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1996年,该上初中了,母亲花光积蓄给她换了一所更好的学校。为此,父亲吵着要离婚,但母亲坚持把她送进好学校读书。2006年,付钰煌大学毕业,去了深圳工作。

母亲生病后,付钰煌已记不清换了多少保姆。“不是我们挑保姆,而是保姆挑我们。”付钰煌说,为了尽量少给保姆添麻烦,母亲上厕所方便都是她自己教。经过摸索,她找到了母亲大便的规律,3天一次。方便时,母亲挣扎要起身,需轻拍安慰,反复几次,母亲才能成功上厕所。

陪母亲跳舞 安抚母亲情绪

付钰煌说,母亲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跳舞,不管在任何场合,只要音乐响起,母亲就跟着节奏跳起来。8月30日,她带着母亲去成都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医院长廊幽暗逼仄,母亲挣扎着要起身外出,她轻拍安慰母亲道,不怕,不怕,看了病就好了。母亲不依,嘴里喊着“走、走”。她拉起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们来跳舞嘛。前一步、退一步,摇摆、转圈,起舞的母亲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这些舞蹈步伐,她小时候教过我,我从没学会,即便是现在,她跳得依然比我好。”付钰煌说,她经常带母亲去附近广场跳舞。后来,她还找了一个平均年龄75岁的高龄舞队带着母亲一起跳广场舞。

为母亲申请照护险

从去年开始,母亲变乖了,不再对抗保姆,妄想、焦躁和固执几乎都消失了。“和前几年相比,她确实更好带了。”付钰煌说,可她仍止不住焦虑和恐惧。8月30日的检查结果显示,母亲各项指标和上个月相比没有太大变化,只是“QTC间期延长”,这意味猝死几率增加。“老年痴呆患者,平均寿命只有8年。”今年7月1日起,成都试点长期照护险,在成都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持续6个月以上且参加城镇职工医保的长期重度失能人员可以申请照护险,通过后每月可享1000元至1700元的赔付支持。

8月,付钰煌递交了申请,初审评定母亲失能等级为轻度,不在赔付范围。“从评审的问答来看,所有问题以瘫痪病人为标准模板进行。”付钰煌说,这对老年痴呆症患者有失公平,于是她递交了复审申请,要求专业机构参与。9月初,进行了第二次复审,如今她还在等待结果。“我只想让社会对这个群体多一点理解,多一点支持。”付钰煌说。

亲戚是无价的,为这位女子点赞。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 老有所依不能单靠辞职之举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9月13日 成都商报)

近日,“女子辞职照顾母亲”登上热搜榜,在温暖网友之余,也引发网友对养老问题的担忧和焦虑。翻看众多网友评论,很多人表示虽然女子辞职给母亲养老值得称赞,但这种辞职给父母养老的方式并不能复制粘贴。笔者也表示,老有所依不能单靠辞职之举,还需全社会共同努力。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空巢老人”“失独老人”“留守老人”“老漂一族”等老年群体频频触动着社会的敏感神经。如何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实现老年人有尊严的活着,已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难题破解需要我们反思中国的养老问题症结在哪儿,方能做到对症下药。

首先,随着医疗水平的提升,老年人的预期寿命增加,但是很多老年人未富先老,再加上通货膨胀等因素造成养老资金不足。

其次,计划生育政策下很多独生子女在养老问题上有心无力。很多独生家庭面临着两个年轻人养四位老人甚至是八位老人的尴尬局面,上有老下有小让很多年轻人感到不堪重负。

所以为了更好的解决老年人养老问题,我们需要统筹兼顾,合力解决。一方面子女应肩负起养老的重担,尽到赡养老人的责任和义务。另一方面国家和相关部门应加强认识,明确养老是国家必须担负起的重要责任,完善法律制度,尽快出台关于养老问题的相关配套法律制度,建立完善的养老保障体制,给各种养老办法的探索提供制度保障,依法打击不赡养老人的行为。同时,国家要加大养老资金的投入,加大养老基础设施建设力度,鼓励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领域,探索养老产业化道路。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2)

教母亲洗脸、吃饭、上厕所

付钰煌,34岁,父亲好赌,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1996年,该上初中了,母亲花光积蓄给她换了一所更好的学校。为此,父亲吵着要离婚,但母亲坚持把她送进好学校读书。2006年,付钰煌大学毕业,去了深圳工作。

母亲生病后,付钰煌已记不清换了多少保姆。“不是我们挑保姆,而是保姆挑我们。”付钰煌说,为了尽量少给保姆添麻烦,母亲上厕所方便都是她自己教。经过摸索,她找到了母亲大便的规律,3天一次。方便时,母亲挣扎要起身,需轻拍安慰,反复几次,母亲才能成功上厕所。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现在她是我的娃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64岁的周作君挣扎着要回去。女儿付钰煌拉住她:“妈妈,我们来跳舞嘛。”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

母亲患病 她辞职回蓉照顾

几年前,母亲周作君开始频频向付钰煌要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付钰煌前后给了母亲10万元。2012年,母亲又说没钱了,她给母亲办了一张卡,存了3万元。之后回到深圳,她接到姑姑的电话:“你妈人可能不对了。”

原来,姑姑向母亲借钱,母亲给了后,又频频给姑姑拿钱。姑姑不解:“为啥又给我钱。”母亲说:“你不是找我借钱吗?”

姑姑觉得情况不对,就给她打了电话。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她还得知母亲把银行卡、身份证和社保卡都送了人。2013年3月,付钰煌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回成都照顾母亲。 领导说,不要着急,等两个月给你在成都分公司协调一个岗位。但她说,等不及了。“我不能想象,患病的母亲没了我怎么办?”

已是高级工程师的丈夫也在她的要求下调回成都,从零开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亏欠了他。”她说。

教母亲洗脸、吃饭、上厕所

付钰煌,34岁,父亲好赌,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1996年,该上初中了,母亲花光积蓄给她换了一所更好的学校。为此,父亲吵着要离婚,但母亲坚持把她送进好学校读书。2006年,付钰煌大学毕业,去了深圳工作。

母亲生病后,付钰煌已记不清换了多少保姆。“不是我们挑保姆,而是保姆挑我们。”付钰煌说,为了尽量少给保姆添麻烦,母亲上厕所方便都是她自己教。经过摸索,她找到了母亲大便的规律,3天一次。方便时,母亲挣扎要起身,需轻拍安慰,反复几次,母亲才能成功上厕所。

陪母亲跳舞 安抚母亲情绪

付钰煌说,母亲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跳舞,不管在任何场合,只要音乐响起,母亲就跟着节奏跳起来。8月30日,她带着母亲去成都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医院长廊幽暗逼仄,母亲挣扎着要起身外出,她轻拍安慰母亲道,不怕,不怕,看了病就好了。母亲不依,嘴里喊着“走、走”。她拉起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们来跳舞嘛。前一步、退一步,摇摆、转圈,起舞的母亲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这些舞蹈步伐,她小时候教过我,我从没学会,即便是现在,她跳得依然比我好。”付钰煌说,她经常带母亲去附近广场跳舞。后来,她还找了一个平均年龄75岁的高龄舞队带着母亲一起跳广场舞。

为母亲申请照护险

从去年开始,母亲变乖了,不再对抗保姆,妄想、焦躁和固执几乎都消失了。“和前几年相比,她确实更好带了。”付钰煌说,可她仍止不住焦虑和恐惧。8月30日的检查结果显示,母亲各项指标和上个月相比没有太大变化,只是“QTC间期延长”,这意味猝死几率增加。“老年痴呆患者,平均寿命只有8年。”今年7月1日起,成都试点长期照护险,在成都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持续6个月以上且参加城镇职工医保的长期重度失能人员可以申请照护险,通过后每月可享1000元至1700元的赔付支持。

8月,付钰煌递交了申请,初审评定母亲失能等级为轻度,不在赔付范围。“从评审的问答来看,所有问题以瘫痪病人为标准模板进行。”付钰煌说,这对老年痴呆症患者有失公平,于是她递交了复审申请,要求专业机构参与。9月初,进行了第二次复审,如今她还在等待结果。“我只想让社会对这个群体多一点理解,多一点支持。”付钰煌说。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64岁的周作君挣扎着要回去。女儿付钰煌拉住她:“妈妈,我们来跳舞嘛。”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

几年前,母亲周作君开始频频向付钰煌要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付钰煌前后给了母亲10万元。2012年,母亲又说没钱了,她给母亲办了一张卡,存了3万元。之后回到深圳,她接到姑姑的电话:“你妈人可能不对了。”

原来,姑姑向母亲借钱,母亲给了后,又频频给姑姑拿钱。姑姑不解:“为啥又给我钱。”母亲说:“你不是找我借钱吗?”

姑姑觉得情况不对,就给她打了电话。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她还得知母亲把银行卡、身份证和社保卡都送了人。2013年3月,付钰煌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回成都照顾母亲。 领导说,不要着急,等两个月给你在成都分公司协调一个岗位。但她说,等不及了。“我不能想象,患病的母亲没了我怎么办?”

已是高级工程师的丈夫也在她的要求下调回成都,从零开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亏欠了他。”她说。

教母亲洗脸、吃饭、上厕所

付钰煌,34岁,父亲好赌,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1996年,该上初中了,母亲花光积蓄给她换了一所更好的学校。为此,父亲吵着要离婚,但母亲坚持把她送进好学校读书。2006年,付钰煌大学毕业,去了深圳工作。

母亲生病后,付钰煌已记不清换了多少保姆。“不是我们挑保姆,而是保姆挑我们。”付钰煌说,为了尽量少给保姆添麻烦,母亲上厕所方便都是她自己教。经过摸索,她找到了母亲大便的规律,3天一次。方便时,母亲挣扎要起身,需轻拍安慰,反复几次,母亲才能成功上厕所。

陪母亲跳舞 安抚母亲情绪

付钰煌说,母亲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跳舞,不管在任何场合,只要音乐响起,母亲就跟着节奏跳起来。8月30日,她带着母亲去成都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医院长廊幽暗逼仄,母亲挣扎着要起身外出,她轻拍安慰母亲道,不怕,不怕,看了病就好了。母亲不依,嘴里喊着“走、走”。她拉起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们来跳舞嘛。前一步、退一步,摇摆、转圈,起舞的母亲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这些舞蹈步伐,她小时候教过我,我从没学会,即便是现在,她跳得依然比我好。”付钰煌说,她经常带母亲去附近广场跳舞。后来,她还找了一个平均年龄75岁的高龄舞队带着母亲一起跳广场舞。

为母亲申请照护险

从去年开始,母亲变乖了,不再对抗保姆,妄想、焦躁和固执几乎都消失了。“和前几年相比,她确实更好带了。”付钰煌说,可她仍止不住焦虑和恐惧。8月30日的检查结果显示,母亲各项指标和上个月相比没有太大变化,只是“QTC间期延长”,这意味猝死几率增加。“老年痴呆患者,平均寿命只有8年。”今年7月1日起,成都试点长期照护险,在成都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持续6个月以上且参加城镇职工医保的长期重度失能人员可以申请照护险,通过后每月可享1000元至1700元的赔付支持。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以前我是她的娃 现在她是我的娃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64岁的周作君挣扎着要回去。女儿付钰煌拉住她:“妈妈,我们来跳舞嘛。”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

母亲患病 她辞职回蓉照顾

几年前,母亲周作君开始频频向付钰煌要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付钰煌前后给了母亲10万元。2012年,母亲又说没钱了,她给母亲办了一张卡,存了3万元。之后回到深圳,她接到姑姑的电话:“你妈人可能不对了。”

原来,姑姑向母亲借钱,母亲给了后,又频频给姑姑拿钱。姑姑不解:“为啥又给我钱。”母亲说:“你不是找我借钱吗?”

姑姑觉得情况不对,就给她打了电话。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她还得知母亲把银行卡、身份证和社保卡都送了人。2013年3月,付钰煌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回成都照顾母亲。 领导说,不要着急,等两个月给你在成都分公司协调一个岗位。但她说,等不及了。“我不能想象,患病的母亲没了我怎么办?”

已是高级工程师的丈夫也在她的要求下调回成都,从零开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亏欠了他。”她说。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以前我是她的娃 现在她是我的娃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64岁的周作君挣扎着要回去。女儿付钰煌拉住她:“妈妈,我们来跳舞嘛。”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

母亲患病 她辞职回蓉照顾

几年前,母亲周作君开始频频向付钰煌要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付钰煌前后给了母亲10万元。2012年,母亲又说没钱了,她给母亲办了一张卡,存了3万元。之后回到深圳,她接到姑姑的电话:“你妈人可能不对了。”

原来,姑姑向母亲借钱,母亲给了后,又频频给姑姑拿钱。姑姑不解:“为啥又给我钱。”母亲说:“你不是找我借钱吗?”

姑姑觉得情况不对,就给她打了电话。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她还得知母亲把银行卡、身份证和社保卡都送了人。2013年3月,付钰煌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回成都照顾母亲。 领导说,不要着急,等两个月给你在成都分公司协调一个岗位。但她说,等不及了。“我不能想象,患病的母亲没了我怎么办?”

已是高级工程师的丈夫也在她的要求下调回成都,从零开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亏欠了他。”她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政行业网 » 女子辞职照顾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