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

同性婚姻案宣判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湘01行终452号

上诉人 (原审原告)孙文麟。

委托代理人黄思敏,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石伏龙,湖南人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 (原审原告)胡明亮。

委托代理人石伏龙,湖南人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 (原审被告)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东路189号。

法定代表人黄萍,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天明,系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福康,湖南君见律师事务所律师。

孙文麟、胡明亮因认为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以下简称芙蓉区民政局)不履行婚姻登记法定职责一案,不服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2016)湘0102行初3号行政判决,上诉至本院。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孙文麟、胡明亮均为男性 。2015年6月23日,孙文麟、胡明亮到芙蓉区民政局要求办理结婚登记。芙蓉区民政局工作人员在审查后,认为孙文麟、胡明亮均为男性, 其结婚登记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和《婚姻登记条例》关于结婚必须是男女双方的规定,决定对孙文麟、胡明亮的结婚登记申请不予办理结婚登记 ,并当场告知孙文麟、胡明亮不予办理结婚登记的理由和结果。孙文麟、胡明亮不服,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芙蓉区民政局为其办理结婚登记。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我国实行婚姻登记制度。《婚姻登记条例》第二条规定,内地居民办理婚姻登记的机关是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或者乡(镇)人民政府,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按照便民原则确定农村居民办理婚姻登记的具体机关。据此,芙蓉区民政局具有对辖区内居民结婚登记申请作出是否办理婚姻登记的法定职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条、第五条、第八条以及《婚姻登记条例》第四条、第七条规定,结婚必须是男女双方 ,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对当事人符合结婚条件的,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对当事人不符合结婚条件不予登记的,应当向当事人说明理由。 本案中,孙文麟、胡明亮均为男性,其结婚登记申请不符合我国上述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芙蓉区民政局对孙文麟、胡明亮的结婚登记申请,不予办理结婚登记,并当场告知孙文麟、胡明亮结婚登记申请不符合我国上述法律、行政法规关于男女双方登记结婚的规定。芙蓉区民政局对孙文麟、胡明亮的结婚登记申请作出不予办理结婚登记行政行为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且行政程序合法。综上所述,孙文麟、胡明亮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孙文麟、胡明亮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孙文麟、胡明亮上诉称:行政行为在执法人数、资格、审查核实申请材料、告知理由和结果、陈述申辩权、以及送达书面的不予受理通知单等程序上没有依照湖南省的相关行政程序性规章。一审法院没有采信民政局的证据,故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一审法院认定民政局工作人员对上诉人的材料进行了审查及依法完成了告知义务,是错误的。 婚姻法没有明确禁止同性婚姻,婚姻法第二条的男女平等应当是男女可以平等地和男方结婚,也可以平等地和女方结婚 。 刑法中聚众淫乱罪等包括了同性的情况,婚姻登记也应当涵盖同性婚姻 。 根据宪法等对于平等和人权的规定,婚姻登记排除同性是歧视,对同性申请婚姻登记应予办理 。对于本案涉及的宪法上的平等权与人权、婚姻法的婚姻自由等规定,一审法院对此予以回避,法律适用不当。综上,请求法院判决:1、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2、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芙蓉区民政局答辩称:民政局作出的行政行为不是不予受理结婚登记,而是受理后不予登记,决定不予登记前对上诉人申请结婚进行了审查和询问。不予登记的依据就是婚姻法和婚姻登记条例,无需其他证据。对于婚姻法的相关条款,立法原意即异性婚姻,行政机关是法律的执行机关,只能严格依法执法,没有超越法律的权力。被诉行政行为程序合法,审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事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和依据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本院对一审采信的证据予以确认。但,芙蓉区民政局在一审中提交的何建平的自述材料,能够反映案件事实经过,对于上诉人提出结婚登记申请及被上诉人不予登记的事实,对方当事人也予以认可,依法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应予采信。一审法院以该证据不是作出行政行为时形成的为由不予采信,将证据资格与证明力等同,应予纠正。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起诉状,本案孙文麟、胡明亮的诉讼请求是请求判令芙蓉区民政局为其办理结婚登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条、第五条、第八条等相关规定,办理结婚登记的必须是男女双方。二上诉人均为男性,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办理结婚登记的条件,其要求判令被上诉人为其办理结婚登记,理由不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的规定,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一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没有为其办理结婚登记在程序上和实体上均违法,故一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错误,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 上诉人提出刑法中聚众淫乱罪的处罚对象包括同性,婚姻登记也应涵盖同性,婚姻法中的“男女平等”应当解释为男女可以平等地和男方结婚,也可以平等地和女方结婚等,其理解明显超出婚姻法相关规定中“男女”的文义范围,属于曲解法律,不予采信 。 上诉人认为根据宪法等关于平等和人权的要求,婚姻登记排除同性是歧视,对同性申请婚姻登记应予办理,该主张系否认法律的效力,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孙文麟、胡明亮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周永

代理审判员黄姝

代理审判员陈丽琛

二??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刘赞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二条 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

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的合法权益。

实行计划生育。

第五条 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第八条 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

“同性婚姻维权第一案”宣判

4月13日,全国“同性恋婚姻维权第一 案 ”在湖南长沙芙蓉区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孙文麟和同性恋人胡明亮双双出庭,被告长沙芙蓉区民政局则由副局长黄天明出庭。庭审结束后,孙文麟和胡明亮牵手走出法庭。

昨日,孙文麟和胡明亮在法庭外。

孙文麟说,他在14岁时就“出柜”,公开了自己的同性取向。经历许多冷眼和误解后,他逐渐获得家人的理解。2014年6月23日,他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胡明亮,很快确立恋爱关系。2015年6月23日,二人相识一周年之际,到长沙芙蓉区民政局要求登记结婚,被以“没有法律规定同性可以结婚”为由拒绝。孙文麟不服,遂将其告上法庭。

庭审焦点集中在如何理解《婚姻法》对“一夫一妻”的定义。被告芙蓉区民政局认为“一夫一妻”说明了结婚对象需为一男一女,而孙文麟的代理律师石伏龙认为,一夫一妻和一男一女是两个概念,一夫一妻是针对于多夫或多妻而言的,而一男一女是指性别。

庭审持续了3个多小时。石伏龙律师在最后的陈述中说,同性恋是客观存在的群体,法律应该正视他们的权利,“即使他们(被告)今天会胜诉,但赢得未来的一定是我们”。

芙蓉区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婚姻法》第二条、第五条以及《婚姻登记条例》相关条款的规定,一夫一妻即缔结婚姻关系的两人需为一男一女,现行法律没有为同性恋登记婚姻的规定,行政机关只能依据法律行政,因此芙蓉区民政局做出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据此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庭审结束后,孙文麟和胡明亮牵手走出法庭。他们表示这一结果虽在预料之中,但仍感到难过,同时表示将会上诉。

来了!“中国同性婚姻登记第一案”终审判决书

“像其他异性恋夫妻一样”促使他们有了去结婚登记的念头,2015年6月,孙文麟和胡明亮手牵手走进了长沙市芙蓉区婚姻登记处的大门。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仅带着《婚姻法》、《宪法》,还特意准备了一面锦旗。如果成功就献上锦旗,不成功就只能掏出法律。2016年4月13日,全国“同性恋婚姻登记第一”在湖南长沙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孙文麟和同性恋人胡明亮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这场诉讼的败诉在很多人看来是“意料之中”,包括孙文麟。――新蓝网《同性恋婚姻登记第一原告孙文麟胡明亮结婚 自制结婚证》虽然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孙文麟和胡明亮仍在长沙举行公开婚礼孙文麟:中国登记第一终审判决书及谈话笔录7月4号上午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就打电话给我,说会寄判决书给我,结果一直等到现在,我才终于拿到判决书。终审判决书比一审判决书进步的地方是把我们谈话的内容写了进去,而且只有三个观点是法院没有回应的。第一个观点是“婚姻法没有明确禁止”,第二个观点是“婚姻自由”。这两个观点都没有在判决书中得到回应,而是放在“上诉人孙文麟、胡明亮上诉称”的那一段中提了一下,而“婚姻自由*”正是我打官司之后所创建的同志组织的名称(我的组织终于有名字了,以后请叫我“婚姻自由创始人”,谢谢)。另一个没有得到回应的观点是“刑法中聚众淫乱的处罚对象包括同性,婚姻登记也应涵盖同性。”我不知道法院是想回应这个观点却忘了回应,还是想回应却不知道怎么回应索性就不回应了,因为最后这个观点在“本院认为”的那一段中的确是出现了,也就是在法院专门回应上诉人的那一段中确实是被提到了,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个观点仅仅是在回应中被提到,紧接着就跟回应“男女平等”的观点放在一起被含混地带过了,结果,“为什么刑法的司法实践中包含同性,民法的司法实践中却不包含同性”,法院对于这一选择性执法的现象还是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法院最后居然倒打一耙地说我“否认法律的效力”。孙文麟及文麟妈妈参加第九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关于“男女平等”/“男女”,判决书中说我“曲解法律”,“超出婚姻法相关规定中‘男女’的文义范围”,这是我不同意的。其一、我认为“男女平等”的文义必须包含“男女平等地与男方结婚,也平等地和女方结婚”,否则就是女尊男卑或男尊女卑,而无论是女尊男卑还是男尊女卑都是男女不平等的。其二,人类的性别不只是男女两性,还包含了跨性别、间性人、流性人等――这是客观的事实。所以婚姻法中的“男女”只是给出了人类多元性别中的两个例子而已,而不是列举说明人类社会中就只存在男和女两种性别。若认为人类社会中只存在“男女”两种性别,那是因为缺少见识而产生的偏见,补救的方法是学习多元性别的知识,去了解全见是什么。以上是我对法律实体上的再三重复的回应,我依然认为在中国是合法的。如果我有决策权,我马上就会给同志伴侣办理结婚登记,不听任何人放屁般的阻挠。另外,我们的代理人石伏龙律师和黄思敏律师也已就法律程序上的漏洞发表过很详尽的论述了,所以退一万步讲,即便法院认为不合法,也应该基于民政局行政程序上的违法行为而判民政局败诉。但不管怎样,我现在终于摆脱了“中国登记第一当事人”的身份了,不用再顾虑法院怎么看我的言论了。以后请叫我“婚姻自由创始人”,谢谢。

同性婚姻案正式宣判 男男结婚不符合婚姻法规定

芙蓉区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孙文麟与胡明亮自称男同性恋者。2015年6月23日,孙文麟与胡明亮到被告芙蓉区民政局申请登记结婚,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以孙、胡二人的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的结婚登记条件,拒绝为二人办理婚姻登记。

孙文麟、胡明亮认为,中国法律没有禁止同性婚姻的明确规定,芙蓉区民政局的行政行为侵犯他们的合法权利,怠于履行行政机关应尽的职责,遂向芙蓉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芙蓉区民政局为二人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芙蓉区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对申请结婚以及办理结婚登记的基本程序等作了专门规定,中国相关婚姻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结婚的主体是指符合法定结婚条件的男女双方。孙、胡二人均系男性,申请结婚登记显然不符合中国婚姻法律、法规的规定。孙文麟、胡明亮的诉称理由不能成立。综上所述,该院依法驳回原告孙文麟、胡明亮的诉讼请求。

【摘要】据了解,目前中国尚无同性恋者成功登记为合法夫妻的案例,孙文麟起诉民政局要求登记结婚应是 “同性恋婚姻维权第一案”。他认为,婚姻也属于人的基本权利,同性恋现象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他(她)们的基本权利也应该得到保障。

孙文麟和胡明亮

同性婚姻案宣判 中国同性恋婚姻维权第一案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孙文麟是湖南长沙的一名同性恋者,2015年6月23日,他和男朋友胡明亮来到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结婚登记,被以“没有法律规定同性可以结婚”为由拒绝。孙文麟不服,遂将其告上法庭。

1

庭审焦点集中在如何理解《婚姻法》对“一夫一妻”的定义。

被告芙蓉区民政局认为“一夫一妻”说明了结婚对象需为一男一女,而孙文麟的代理律师石伏龙认为,一夫一妻和一男一女是两个概念,一夫一妻是针对于多夫或多妻而言的,而一男一女是指性别。

庭审持续了3个多小时,芙蓉区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婚姻法》第二条、第五条以及《婚姻登记条例》相关条款的规定,一夫一妻即缔结婚姻关系的两人需为一男一女,现行法律没有为同性恋登记婚姻的规定,行政机关只能依据法律行政,因此芙蓉区民政局做出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据此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庭审结束后,孙文麟和胡明亮牵手走出法庭。他们表示这一结果虽在预料之中,但仍感到难过,同时表示将会上诉。

澎湃新闻询问黄天明对判决结果的看法,他答“以法庭裁决结果为准”后匆匆离去。

旁听人员在法院门口排长队

“不管是否胜诉,都应该载入历史”

孙文麟告诉澎湃新闻,他在14岁时就“出柜”,公开了自己的同性取向。经历许多冷眼和误解后,他逐渐获得家人的理解。2014年6月23日,他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胡明亮,很快确立恋爱关系。

二人相识一周年之际,即2015年6月23日,孙文麟和胡明亮到长沙芙蓉区民政局,要求登记结婚,但遭到拒绝。

同性恋现象如今并不少见,但法律是否许可其结为夫妻一直存在争议。因背后涉及的法律、道德和伦理问题,支持者与反对者的观点长期对立。

石伏龙告诉澎湃新闻,据其了解,目前中国尚无同性恋者成功登记为合法夫妻的案例,孙文麟起诉民政局要求登记结婚应是 “同性恋婚姻维权第一案”。他认为,婚姻也属于人的基本权利,同性恋现象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他(她)们的基本权利也应该得到保障。

此案走到诉讼阶段经过颇多周折。2015年12月16日,他和代理律师石伏龙向芙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起诉材料,请求判令芙蓉区民政局为其办理婚姻登记。

2015年12月24日,法院向当事人寄出一份要求补充立案材料的快递,要求补充孙文麟男友信息,“结婚应是两个人的行为。”2016年1月5日,该案在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立案。

石伏龙告诉澎湃新闻,法院能够立案让他感到“意外”,这或许得益于多方面的因素。一是新行政诉讼法对施行立案登记制的规定;再是该案本身具有公共意义和典型性,“不管是否胜诉,都应该载入历史”。

上一页

孙文麟和胡明亮在庭审结束后牵手走出法院

“一夫一妻”是否等于“一男一女”

该案原定于2016年1月28日开庭,后经过法院延期至今日。

4月12日上午,孙文麟还与男友去拍了婚纱照。“不管是否胜诉,我们都会在一起。”他说。

庭审的焦点集中在对“一夫一妻”概念的理解上。

孙文麟在起诉状中写道, “一夫一妻和一男一女是两个概念,一夫一妻是针对于多夫或多妻而言的,而一男一女是指性别。”

他还认为,我国《婚姻法》并未禁止同性结婚,对于公民而言“法无禁止皆可为”。同性恋结婚既不属于《婚姻法》第七条所列禁止的情形之一,也不属于《婚姻法》第十条所列婚姻无效的情形之一。被告做出不予登记结婚的行政行为,缺乏法律依据。

被告芙蓉区民政局认为,《婚姻法》和《婚姻登记条例》规定中国公民登记结婚为“一夫一妻”,且《婚姻法》中有“男女双方自愿”的相关规定,已经说明了结婚对象需要一男一女,同性恋结婚不符合《婚姻法》的规定。

石伏龙律师在最后的陈述中说,同性恋是客观存在的群体,法律应该正视他们的权利,“即使他们(被告)今天会胜诉,但赢得未来的一定是我们”。

芙蓉区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婚姻法》第二条、第五条以及《婚姻登记条例》相关条款的规定,一夫一妻即缔结婚姻关系的两人需为一男一女,现行法律没有为同性恋登记婚姻的规定,行政机关只能依据法律行政,因此芙蓉区民政局做出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据此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政行业网 » 同性婚姻案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