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家政行业网

巴西世界最矮情侣

吉尼斯世界纪录,是目前被公认的全球世界纪录认证的权威机构。

每年的11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四,被定为吉尼斯世界纪录日,每年的这一天,我们都会被一些奇奇怪怪的记录刷新认知。

吉尼斯世界纪录,已然成为了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

有人用耳朵拖动飞机前行20.4米,有人头顶一辆小汽车坚持了许久,还有人一分钟吃完了5个超大汉堡。

这些记录,真正实现了人们足不出户,便能闻尽天下奇事的愿望。

而由此引发的讨论,往往只能证明自己的无知。

英国《每日邮报》,曾经报道了这样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是来自巴西的一对夫妻,二人的身高都不到0.9米,加起来也只勉强够180厘米,被认定为世界最矮的夫妻。

他们平日里走在街上,活脱脱就是童话故事中的小矮人既视感,路人总是对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或好奇,或同情。

然而,他们自身却非常乐观,人们眼中的异常,其实都是他们从小到大的习以为常。

而他们出名的原因,并不在此,而是令人羡慕的爱情。

话说一高遮百丑,一矮毁所有,爱情的那些条条框框,在他们身上丝毫不重要。

同为侏儒症患者的二人,可谓是门当户对,难得的是他们并不自卑,婚姻生活与常人无异,反而更多了一份理解与支持。

于纷纷扰扰的世界中携手前行,以常人难以拥有的力量互相支持,他们的爱情,虽柴米油盐,却胜过千千万万的夫妻。

可是,随着婚姻的持续,总有那么一件事,是二人轻易不敢触碰的,也唯有此事,才是他们爱情里的唯一遗憾。

一切源于一见钟情

丈夫名叫保罗,来自巴西的一个小村庄,他在三岁左右突然停止发育,被诊断为发育不良性侏儒症,从那时开始,保罗再也没有长高过一厘米,身高停留在88厘米。

侏儒症是一种基因疾病,具体表现为,会短小的身材、会和骨骼不成比例的生长。

全世界患这种病的人,没有明显的地域之差,大体表现都一致。

成年侏儒症患者的身高,一般会在1米到1.3米之间,而保罗的身高,明显低于平均值,是侏儒症患者中,身高偏低的那一部分。

保罗

侏儒症的表现,也仅体现在外形方面,虽然这种病症多数与遗传有关,但是他们的智力一般来说发育正常,有的甚至比正常人还要高。

正常成年人的长相与头脑,搭配三四岁的身形,看起来,总是有点诙谐的。

不过,这似乎能给别人带来欢乐的外形,却怎么也包裹不下那颗日渐自卑的内心,正如那句话说得快乐是别人的,痛苦才是自己的。

从保罗开始与身边的同龄人有差距时起,孤独与自卑,就不知不觉相伴左右。

没有人跟他玩,甚至还躲着他走,他被嘲笑,被欺负,也被当做怪物。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是个可怜的孤儿。

小时候,保罗总是因为自己的不同而苦恼,所幸,随着慢慢长大,保罗开始变得乐观、自信,也习惯了别人的非议与排斥。

对他来说,自己一个人的惬意,才是最舒服的。

后来,保罗在接触了网络之后,迷上了上网这件事,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外形,更不会有人介意他的特别,大家只会聊天与分享,保罗喜欢这样的社交方式。

2008年,保罗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她叫凯西。

通过交流得知,她与自己一样,也是侏儒症患者,属于颧骨发育不全侏儒症患者,她身高89厘米,竟然还比自己高一点。

保罗心里开心极了,尤其是在见了她的照片之后,深深被她吸引,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她是我见过最漂亮,最迷人的女孩儿

很显然,保罗已经对凯西一见钟情,他坚信,自己的爱情来了。

基本没什么恋爱经验的保罗,根本不知道如何正确示爱,那段时间,他一看见凯西上线,就向对方热情问候,一连串发送很多消息。

言语之中,总会有些不合时宜之处,但他自己并未发觉,还在电脑的这边翘首等待对方的回复。

可没想到,凯西直接把他拉入了黑名单,凯西觉得他说话太过轻浮,有调戏之意,不知道安的什么坏心思,不像什么好人,更不像是个正人君子。

对于凯西来说,网络世界虽然对自己的社交有利,但也总会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前来骚扰自己。

据保罗后面解释,凯西才知道,那是因为保罗对自己的出现感到激动,激动到不会顾虑太多的情况之下的单纯表现。

当时二人还没有真正见过面,所以这次被拉黑,实际上已经宣告了保罗,他所憧憬的爱情,是不可能的。

保罗和凯西

保罗与凯西的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至于接下来二人的人生有没有交集,在当时来看,可以说是很渺茫的。

爱情重现生机

失去联系的二人,各自为生活忙碌着,保罗是一家公司的法务助理,平时也会接一些修理工具的工作,凯西自己开了一家美容室,每日为生意奔波。

突然有一天,凯西在闲着没事时,突然想起了保罗,保罗这才从她的黑名单中解脱了出来,此时,他们已经失去联系有一年半的时间。

凯西怀着忐忑的心情,将保罗拉出来,想打招呼又没好意思主动,毕竟当初自己的决定,对方是被动又无奈的。

没想到,刚拉出来保罗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保罗竟然及时发来打招呼的消息。

保罗第一时间对凯西道歉,说自己当时太过着急了,本意并非她想的那样,接着就是连连道歉,凯西得知自己误会对方了,也开始道歉。

这次交流,二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凯西对保罗一直以来的坚持很感动,对他的态度也有了一些温度。

二人开始约着线下见面,这次见面,他们深入交流了很长时间。

保罗的心意,从来没有些许掩饰,这一点,凯西自然是知道的。

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但是保罗的心一直在凯西那里。

在认识两个月时,保罗竟然徒步走了186英里,也就是300多公里去到凯西家里,凯西对此非常感动。

保罗和凯西

要知道,这样的距离,对正常人来说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更何况是患有侏儒症的保罗。

临走之际,保罗直接表明心意,对凯西示爱,不过,这次他不敢轻举妄动,而且随后赶忙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会不会让你不舒服,不过,你不用着急回复我。

说完,保罗再次一个人向着来的方向离去,背影是那样的孤独。

对于凯西而言,虽然自己是侏儒症患者,但她并没有想过与同是侏儒症患者的异性交往。

保罗的外形条件,显然是不符合凯西的标准的,但是眼前这个男人,他对自己是那样着迷。

保罗曾对自己说:你最吸引我的一点是,除却美丽,最主要你是个很亲切的人,我喜欢你温柔的个性。

这种感觉,凯西还从来没有过,凯西思考许久之后,向保罗说同意开始交往。

五天后,他们开始了第一次情侣之间的约会,凯西没有谈过恋爱,所有的恋爱体验,都是保罗悉心维护的,用凯西的话说:是保罗给了我所有的第一次

经过长达四年的异地恋,保罗与凯西之间的感情愈加深刻,保罗还与凯西搬到了一起住,平日里二人各自忙碌着事业,下班之后共享爱情的甜蜜。

凯西的美容室生意越来越好,扩大营业额势在必行。

婚后生活甜蜜

2016年,保罗与凯西修成正果,步入婚姻的殿堂,保罗还不惜成本,为凯西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那天,他们穿着分别定制的婚礼礼服,在身边好友的祝福下,迎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婚后,他们在身边人的鼓励之下,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美国派出吉尼斯专员,为他们的身高做记录认证,还颁发了世界纪录证书,保罗与凯西就此成为了世界最矮的夫妻。

拿到这个头衔,夫妻二人都很高兴,他们成为当地的红人,还被媒体报道过几次。

同时对他们来说,这也是让世界关注他们这个群体的机会,正如这对夫妇,在一份声明中说道:我们希望我们的这项新记录,能鼓励全世界去关注每一个人的生理差异,并理解所有人都应该得到平等的对待。

这个头衔,对他们来说更大的是责任。

婚后,他们将自己的日子过得红火,凯西的美容室意料之内地扩大,成为美容院,还请了好几个美容师,生意很好。

保罗继续做着法务助理的工作,另外,他拥有超强的动手能力,还亲自将自己的小汽车进行了改装。

如此一来,他能够轻松驾驭自己最爱的座驾,这辆车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特制跑车,在街上非常吸睛。

平日里保罗还会做顺风车兼职工作,每天五点下班之后,保罗就会开着自己的爱车准时去接妻子凯西回家。

保罗

他们喜欢外出闲逛,每次吃完饭夫妻二人,总会习惯性地喜欢去超市逛一逛,遇到高货架上的商品拿不到时,他们会很热情的请求路人帮助。

然而,他们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远不止这些。

由于身高受限制,夫妻二人常常在取款机,公共卫生间以及吃自助餐时,都会遇到麻烦,家里的灶炉,水管,洗衣机和开窗关门,这些简单的事,对他们来说,也都不是一件举手而已的事。

他们夫妻二人走在街上,因为身高的原因,还是会遭到别人的歧视,甚至在大街上被人指指点点,或者公开嘲笑。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如今,两人相爱十多年,现在的感情还是和结婚前一样的深厚。

保罗甚至还想在家乡小城伊塔佩瓦竞选市长,不管别人如何议论,对他来说他们只是一对平凡的夫妻,只不过是身高略矮而已。

保罗和凯西

看到丈夫如此自信,妻子发自内心地高兴。

幸福如他们,彼此用心相守的爱情,最珍贵,也最有滋味儿。

爱情里唯一的缺憾

然而,尽管他们的爱情是那般羡煞旁人,在心里坚信自己与旁人无异,但是有一件事,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不同。

作为妻子来说,凯西非常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是基于二人的情况,她又不敢轻易尝试。

他们自己查了很多资料,资料显然侏儒症是有遗传可能性的,尤其是夫妻双方都为患者,孩子患病的概率会比较高。

对此,他们也曾专门找医生咨询过,医生说:作为侏儒患者,生理上是不允许生孩子的,因为会有大概率的生命危险,即便生下来,也会有很大可能性患上侏儒症。

保罗和凯西

从小到大,他们二人经历过的歧视与嘲笑,至今还历历在目,若不是有一颗乐观强大的内心,与身边人的和善友好,估计早已选择了了断。

侏儒症患者的处境如此,是大环境导致的,他们断然不能对此做出轻易的尝试,不希望孩子也走一遍他们的路。

其实,医生的建议只是概率学上的劝告,据统计学不完全的数据显示,每年约有超过400名严重侏儒症患者,是由正常身高的父母生下的。

父母的健康与否,往往才是最重要的因素,其实只要父母的性腺功能正常,就可以生一个健康的,不会患侏儒症的孩子。

然而,尽管如此,保罗与凯西还是决定选择暂时放弃。

也许人心就是这样,不好的声音只要一出现,就会一股脑压住一切好的期待。

在我国,有一个侏儒症母亲,他的丈夫不是侏儒症患者,但生下的三个孩子,都是侏儒症患者,如今作为网红博眼球赚钱,在外人看来非常可怜,只有她自己乐在其中,这样的例子其实并不在少数。

有此活生生的例子,保罗与凯西宁愿这个遗憾,一直都是遗憾。

孩子对他们来说是唯一的遗憾,是最大的愿望,但更大的,还是身为父母的责任。

既然要带他来,就要为他清理眼前的一切不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家政行业网 » 巴西世界最矮情侣